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技术

理技融合:洞开科技兴军新天地

更新时间:2017-09-08   来源:解放军报  

  长期以来,我军军事理论研究和科技研究处于各自为战、相互脱节的状态,理论研究缺乏先进科技支撑,科技研究缺少科学理论牵引。理技融合正是着眼解决这一严重制约军事科研创新发展的深层次矛盾问题,其真正意义在于,为军事理论研究插上现代科技的硬翅膀,为军事科技研究安装科学理论的导航仪,以形成军事科研双轮驱动、协同创新的崭新局面,共同提高军事科研创新发展对军队建设、改革、发展和军事斗争准备的贡献率。

  马克思主义认为,技术决定战术,战术牵引技术。科学技术是军事发展中最活跃、最具革命性的因素,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都深刻影响着世界军事发展走向,引发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重大变革。全面实施科技兴军战略,是习主席站在时代发展的战略高度,着眼强国强军伟大事业发出的号令。理技融合,是实现军事理论研究与军事科技研究有机结合、相互促进、协同创新的必由之路,是军事科研领域贯彻科技兴军战略的基本要求和重要举措。

  登高望远方能行稳致远

  理技融合是探索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的时代要求。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军事革命正在迅猛发展,战争形态、作战样式和制胜机理正发生深刻变化。近年来,美国先后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空海一体战”“第三次抵消战略”,俄军提出“创新型军队”“战略性空天战役”等新学说,其实质都是试图打造涵盖战略指导、作战构想、技术支撑的一整套未来战争设计。时代要求我们必须学会从技术机理入手,才能把握信息化战争多维战场空间融为一体、时间要素不断升值、平台作战、体系支撑的内在特质,把技术支撑性与人的能动性联系起来,深入探索“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能击不能的克敌制胜机理。

  理技融合是支撑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要求。一流军事理论和一流军事科技,既是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重要内容和指标,又对建设世界一流军队起到理论引领和技术支撑作用。我军几十年没有打仗,对信息化战争知之不多、知之不深,迫切需要在理论上搞清搞深搞透,不断创新发展。近年来,我军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步伐加快,科技含量不断提升,组织结构日益复杂,对体系化、实战化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些都在客观上要求必须把理论创新与科技创新两个引擎协调发动起来,共同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助力加油。

  理技融合是发展现代军事科学的必然要求。理技融合是适应现代军事科学发展大交叉、大融合、大突破新趋势的本质要求。从本源上讲,军事科学本身包括了军事理论和军事科技,是融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等许多学科内容的综合性科学。军事理论和军事科技从不同维度研究战争规律和制胜机理,是相互联系、相互贯通的。1958年,在创建军事科学院之初,就对理技融合进行了积极探索。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初衷未能很好实现。理技融合真正的意义在于,为军事理论研究插上现代科技的硬翅膀,为军事科技研究安装上科学理论的导航仪,以形成军事科研双轮驱动、协同创新的崭新局面,共同提高军事科研创新发展对军队建设、改革、发展和军事斗争准备的贡献率。

  开篇破题当从“融”字入手

  大力推进军事科研理技融合,必须准确把握实现理技融合的着眼点着力点。

  思维观念融,改变以往理论研究和科技研究二元分立、双轨运行的思维定式、固有模式,牢固树立理论创新和科技创新聚合聚力的思想自觉。这是实现理技融合的思想基础。要引导科研人员把握军事科研的本质,增强科技意识, 强化科技头脑,努力培育复合型思维,运用科技成果支撑论证作战构想、设计未来战争,紧贴战争形态演变和打赢需求创新发展科技。

  机构设置融,合理交叉配置理论和科技研究组织要素,打造理技合一的新结构新布局。这是实现理技融合的体制依托。在军事科研机构设置上,既不能搞堆积木、摆拼盘,也不能搞穿靴戴帽、拉郎配,而应该把握现代军事科学创新发展的新要求,对研究机构进行体系设计、模块优化、要素整合。在以军事理论研究为主的研究机构,可编设实验评估、分析计算等科技要素,为理论创新提供科技支撑;在以军事科技研究为主的研究机构,可设置基础理论、军事需求、发展战略、总体论证等理论要素,为科技创新提供理论引领。

  职能任务融,依据使命属性赋予各级各类科研机构职能,使其跳出研究功能单一化的老圈子,走开理技融合研究的新路子。这是实现理技融合的重要途径。遵循“职能决定机构、任务决定规模”的逻辑原理,以确定职能定位、明确基本职责带动体制编制、资源配置向理技融合聚焦聚力。赋予以军事理论研究为主的研究机构开展模拟论证、量化分析等职能,赋予以军事科技研究为主的研究机构承担基础理论研究、科技发展需求、规划计划等职能,使理论和科技研究紧密结合、相互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