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速度要与增长质量相匹配
发布时间: 2017-11-09 来源:金融时报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并明确指出这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很显然,一场经济转型升级的深刻变革正在开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将如何继续向纵深进发?中国与世界经济金融将会沿着怎样的路径演变?

  在日前举办的 “与世界对话——2017凤凰网国际论坛”上,与会专家共同解读了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未来。

  “国家贸易金融的发展有自身的逻辑,而且有自身的惯性。”谈及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主旨演讲中表示,从短期来看,国际经济和金融是比较稳定的。

  “到2020年,困扰我国多年的重大民生问题将得到解决——贫困将会被彻底消灭,不留死角;房地产市场将进入到新时代和新的发展格局;上学难、看病贵等问题也会逐步得到解决。”李稻葵说,预计到2035年,我国的生活水平应该能够进入全球大中型国家的30强。

  他提醒说,为了实现美好前景,未来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发力:必须要严防任何形式的金融危机,必须大幅度地提高我国劳动力素质,妥善应对人口老龄化,探索新型对外开放的方式以及不断创新经济学理论。

  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对我国宏观经济的态势作出了积极判断。他分析说,从“新”进入“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了我国经济从“量”到“质”的转变,我国主观上也应作出努力,要认识、适应、引领新常态。

  贾康认为,分析我国经济的关键并不是GDP增速,而是经济增长速度能否真正匹配经济增长质量,即全面打造经济“升级版”。这就需要坚定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必须在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的结合下,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化解矛盾、提高质量,这也是经济L型拐弯后所追求的最实质内容。

  “我国经济进入L型转换期的末尾,从探底到企稳,我们正处于这一关键的检验期中,目前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贾康提醒,要注意防范应对矛盾累积和隐患叠加的问题,其中,特别需要注意种种不平衡,包括制度结构、利益格局、产业结构的不平衡。

  “党的十九大不仅是中国政治经济的大事,也是全球瞩目的大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如是说。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善全球经济治理的坚定意愿让我国成为拨开世界经济迷雾之匙。“有几个问题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第一是偏离全球化方向的美国,第二是地缘政治带来的复杂敏感矛盾,第三是不同之间的文明融合困难。”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分析说。

  对于不断退出全球化架构的美国及其对中美关系带来的影响,前美国驻华贸易代表、前美国商会主席夏尊恩表示,鉴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现状,中美之间发生贸易战是有可能的,但却是“不一定的”。如何避免摩擦升级为“战争”,关键还在于双方用何种方式处理这些挑战。

  当反全球化拉开帷幕,“一带一路”倡议向世界展示出中国向全球传递“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中国正能量”。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汪潮涌将“一带一路”倡议比作“全球经济复兴共同体”。“欧美的大企业将会和中国的企业一样,能够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作出贡献,同时成为受益者。”他表示。

  “‘一带一路’是在世界面临各类问题之下,提出的跨越意识形态、跨区域、跨领域的中国对外开放并与国际进行合作的方案。它不仅是经济、金融的方案,更是一个全方位的,包括人文交流、政策发展战略对接各个方面的方案。” 何亚非表示,“‘一带一路’正当其时,历史给了中国一个为世界拿出解决方案的时机。”

相关文章